齒輪工業領域服務平臺,行業技術的領航者;
把齒輪傳動之脈搏,譜信息時代之新篇!
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訪談 » 人物訪談

重慶機床,穩中求進的智能轉型之路

發布時間:2019-06-12 | 來源:齒輪傳動 | 作者:
      作為中國最大的高端成套制齒裝備研發生產基地、中國齒輪機床行業排頭兵企業,面對以智能制造為主導的工業新革命,憑借其雄厚的技術積累,重慶機床積極以國際的視野創新改革,確立了“一精三新、協同發展”的發展戰略,打造齒輪加工機床知名名牌,使精密螺桿、農業裝備及服務、智能制造等新產業成為企業新的經濟增長點,通過自主創新研發不斷搶占世界級的技術高點,全面推進企業轉型升級。《齒輪傳動》雜志有幸在5月25日走訪了重慶機床集團,與公司副總經理李智勇先生就企業的發展以及智能制造等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記者:重慶機床發展70余年來,作為世界齒輪加工機床產銷量最大的機床制造企業,您覺得他的核心競爭力體現在哪里?

李總:核心的競爭力是靠重慶機床幾代人前輩的努力創造下來的財富,他是一種做事的方法,一種創新的積累,一種求精求新、追求卓越的精神,這算是重慶機床的一種遺傳吧,幾代人都是帶著這種DNA在傳承的。

記者:在齒輪加工機床領域,重慶機床自主研發的滾齒機系列產品一直在市場中占據主導地位,與世界齒輪加工機床制造商如:美國格里森、德國利渤海爾等相較也是非常具有競爭優勢的,請介紹一下這一系列中的主導產品。

李總:重慶機床的主導產品是根據齒輪的需求發展起來的,和國外的同行相比,他們發展較早,但是我們現在新開發的高端機床,已經可以和國外的產品進行比拼。一方面,和傳統的機床來對比,我們目前根據用戶需求研發的具有競爭優勢的高端機床,具有高剛性、高精密性、高可靠性、高效性、高環保性,運用的冷卻液要少很多,從而對環境污染的影響也較小,包括粉塵、油、噪聲等都做了優化;另一方面,從技術的角度講,已經不是原有的傳統的機床了,因為現在客戶對高精齒輪的追求,原有的機床已不能再滿足客戶的需求了,這就對機床的加工能力提出了要求,比如原來是7級,現在已經到6級,有些國外的齒輪到達了5級。說到滾齒工藝,傳統認識中滾齒好像是一個粗加工的機床工藝,因為后邊還要有剃、磨等后續工藝,但現在滾齒已經不能定位在這樣一個加工標準了,國外也早已把滾齒作為重要的加工工藝來進行研發,因為只有在滾齒的時候把精度做高,才能為后續的磨或熱處理留出更好的操作空間。在這一點技術上,我們現在可以同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機床一樣去滿足并達到客戶要求。

記者:國外的機床制造業發展較早,長久以來很多核心技術都是國內的機床商無法趕超的,重慶機床的哪個產品和技術首先打破了國外企業在技術上的優勢,使之與世界機床企業相抗衡?

李總:早在70年代,我們開發的產品就已經率先打破了國外機床的技術壟斷,所以說重慶機床能有如今的發展,我們的前輩們是功不可沒的。經過這樣一個早期的發展,我們國家在齒輪加工機床特別是滾齒機的發展上有了一定的基礎,在新時代來說,我們有一款產品與我們的競爭伙伴做到了直接把國外高端機床頂出去了,就是我們自主研發的剃齒機。現在你可以看到,進口的單獨的剃齒機在國內已經很少,這就是我們不斷追趕發達國家技術水平的成果,和歐美發達國家的技術水平差距已經在不斷的縮小了。從2011年開始,重慶機床為順應市場變動,開始轉型升級,到目前,我們發展主要適用于到汽車、電動汽車新能源行業的高端機床,干切環保型的機床,智能型的、復合型的機床,這樣的機床研發生產以后,到現在的市場占有率已經達到了50%,因為我們不僅技術已經到到國外同行的水平,還具有本土化的競爭優勢。總的來說,環保型的、智能化、高效率的產品,還是我們與世界機床企業相抗衡的產品。

記者:我們知道,智能化工廠已經逐步介入到裝備制造業,您覺得這對于重慶機床來說帶來了什么樣的發展機遇?又做出了哪方面的調整與轉型?

李總:現在國家在倡導數字化工廠,以前叫做兩化融合,我來理解,我們首先要有兩化融合,然后我們才有可能實現數字化。我想這對于我們公司來講是一個發展的機遇,因為我們的用戶在生產的時候不會只使用一臺機床或者單獨一條生產線,他需要的是規劃生產的管理流程,盡可能的減少人力的運用,這對于我們來說,是一個技術的轉型點,因為重慶機床做自動化生產線,在國內來說還是走在了前列的,我們在幾年前就開始在布局這個技術,首先是借助我們重機的平臺,然后結合用戶的需求,我們成立了一家三方的合資公司,成立的初衷就是做智能化的產品。他不只為客戶做生產線,這里邊融合了智能化制造單元信息監控系統、智能倉儲自動化立體庫、數字化車間等智能裝備及智能工廠,努力為用戶實現產品的智能制造和管理的智能管控。目前已在重慶藍黛、綦江齒輪等為用戶建立了自動化生產線,并為萬里揚等國內一流齒輪廠商建造智能化數字車間工作。




記者:剛剛也提到了在2016年,重慶機床、德國KAPP、浙江雙環強強聯合成立了合資公司,那么這一舉措,對于重慶機床具有怎樣的意義?

李總:這樣三方的合資對于重慶機床的發展是具有一定的意義的,智能化產品將是我們在高端市場的一個新突破口,我們必須要做好。首先我們有了KAPP的技術來源,雙環作為用戶需求方,重慶機床本土化的競爭優勢,三方聯合,這樣就更明確了我們的方向以及努力的目標是什么,這是我們主要的一個愿望。同時,這次的合資融合了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這也是一個混改的全新探索,三種公司有著不同的管理模式,其思路、發展、管理都是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的。

記者:汽車行業作為一個標志性的產業,在過去的2018年轉折之年,首次出現了年度負增長,整車企業不景氣,直接影響到了零部件企業的發展。這點是否對重慶機床產生了一些影響,您對未來汽車行業的發展持怎樣的看法?

李總:這一點來說對我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因為我們公司的產品用60%左右都在汽車行業,現今汽車行業尤其是乘用車行業在過去一年可以說也是一種斷涯式的下滑狀態,這樣一種趨勢下必然會對我們裝備制造行業帶來大的影響。但是中國目前的行業也比較豐富,汽車要分乘用車、商用車,商用車里邊又會再分輕型和重型的,雖然汽車行業整體勢態不好,但我們重卡和減速器這兩個領域的需求卻還在增長。對于未來汽車行業的發展,我本人沒有太多的發言權,但是可以看出,汽車行業也是在朝著更舒適、更智能、更環保的方向發展的,對于以后齒輪在汽車領域的需求量也是會越來越少的,這對我們機床的技術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像前邊所講,我們要把滾齒的精度也做到6級、5級,迎合市場的發展,設計更高效更智能環保的生產裝備,這是我們未來準備的一個方向。

記者:現在機床市場競爭激烈,您認為重慶機床要想占據國際機床行業主導地位,下一步的關鍵在哪里?

李總:關鍵還是在自身的發展上,我想從產品上講,因為產品是企業發展的一個載體,它除了剛剛提到的方向外,更主要的是研究一些新的齒輪加工工藝的方法,如果沒有這樣的一個引領,很可能就會使企業的發展停滯、不再進步。我想這對于我們重機來說一直都是在制造研發方面所儲備的,對于我們來講,在這一方面我們和歐美國家相比還是有定的差距的。另一方面,就是如何把數字化智能化應用到我們這個領域,來提升我們真正的核心競爭力,為用戶提供真正物美價廉的產品。這個過程可能很漫長,但是我們在今后要下大力度來做的工作。

記者:重慶機床在2019年有哪些新的規劃與目標嗎?與我們大家分享一下,謝謝!

李總:我們現在做的是2018年到2022年的一個五年規劃與目標,那么現在是2019年,是五年規劃中的第二年,我們主要還是在研發與生產上。現在受行業大環境的影響,我覺得對于重機的發展還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2019年,我認為重機是穩中求進的一年。通過自主研發,重機產品將向高速高效、綠色化、自動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我們計劃在今年正式的推出兩款最新的高端產品,利用產品這一載體在市場上為我們創造更大的機會,使國家的民族工業能在世界高端機床制造行業占有一席之地。
[ 人物訪談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排列三2元彩票